列王紀下第4章部分注釋

取自「天路在線」網站

王下4:1

    妻(直譯為:妻子們的)。這是一個涉及到「先知的兒子」其性質的很重要的啟示。他們不是沒有家室的年輕人,離群索居,斷絕人間一切煙火;他們是和普通百姓一樣的人。他們就是普通百姓,和其他人住在一起,為人們辛苦勞力工作。他們沒有只顧自己的利益,志同道合過著群體隱居的生活以求達到聖潔,他們活著是為了國家的益處,追求的不是自己的物質利益,而是全體人民共同的好處。

  敬畏耶和華。這是一名忠心敬畏事奉耶和華的人。以利亞和以利沙做了大量的工作,他們的影響,已經大大提高了以色列全國對真神上帝崇拜的氣氛。

  債主來。摩西的律法認可以勞役還債,但不是作為「奴僕」,而是「像雇工人和寄居的」,並要求被賣的人服事,只可到禧年就可恢復自由。(利25:39-42)目前這起案件中,債主好像沒有在借債人生前,在他的兒子身上要求這項權利,而是在他死後要他的兒子們服事他,正所謂父債子還。

王下4:2

  我可以作什麼呢?。這個問題顯示出先知仁慈的精神。以利沙是一個關心他人利益的人,向來同情、友善,並隨時準備幫助別人。王求他時,他就準備供應全軍的需要,一個窮寡婦求他時,他也沒有打發她空手回去。

  你……有什麼?上帝使用我們擁有的東西,祂的能力和資源是無限量的,祂可以不用女人那瓶油而輕鬆地供給她的需要。但上帝使用她擁有的東西,並將祂的賜福放在其中。這對於今天上帝的僕人也是一樣的,或許他們沒有很多的天賦和物質資源,但如果他們將其所有的奉獻給上帝和祂的事工,祈求祂的賜福,那麼他們所有的那一點點,就會成倍地增加了。當一個人努力幫助窮人時,應該仔細思考怎樣幫助他們去幫助自己,正所謂「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」。窮人應該被教導如何利用自己擁有的資源,若非如此,慈善賑濟將會使他們越來越貧窮,沒有幫助反倒是有害的了。

  除了一瓶油之外。這瓶油並不多,但在上帝的手中有祂的賜福,就足以供應她的需要了。我們的天賦或許不高,我們屬世的財富可能很少,但上帝最能善加利用一切我們奉獻給祂的東西並使其增多。那瓶油象徵著寡婦最大的財富,但它被耶和華用來當作供應她一切需要的手段。

王下4:3

  不要少借。這個寡婦的反應標誌著她信心的大小,也決定著她從耶和華那裡所能得到的。信心小得到的就少,信心大得到的就多。

王下4:5

  她就倒油。這個寡婦沒有猶豫,得到先知的指示她立刻行動,並且她的兒子們和她一同工作。如果她的兒子們免於僕役的生活,他們將來也要為自己的生活勞力。她的信心和順從,在她兒子們的心中產生了同樣的效果。信心產生信心,一個人的順從也可鼓勵其他人順從。

王下4:6

  油就止住了。當人不能再接受時,上帝也就不能再給了。直到最後一個器皿滿了,供油的神蹟就停止了。

王下4:7

  你去……還債。寡婦從主那裡得到的,比她要求的還多。她曾經的要求,只是讓她的兒子免於僕役的生活,但她處於貧困中仍有很多需要,上帝將這些需要也給她滿足了。上帝賜給人的福氣,遠比人自己要求的大得多。

王下4:8

  書念。書念是耶斯列谷中的一座城邑,位於基利波山西北偏北8千米處,距離迦密山也可能有25.6千米或更長一點,這段時間以利沙好像住在迦密山。(第25節)在以利沙來往於全國的旅途中,他經常路過這個村鎮,就是現在的Sôlem。

  一個大戶的婦人。這是指一個富有的女人,(見撒上25:2;撒下19:32)社會地位較高。

  強留他。這個舒適的家庭向以利沙發出了好客的邀請。神人和他們的同胞一樣也需要食宿,他們欣賞並感謝基督化友誼所帶來的幫助。那些先知為之服務的善良人們,他們所發出的充滿友情的殷勤招待,經常使上帝忠心的僕人感到歡樂和愉快。

王下4:10

  一間小樓。財富經常使其擁有者變得以自我為中心,並對他人的需要和渴望視而不見。但書念這位高貴的夫人明顯不是這種情況,她的地位很高,但她仍和普通人接觸。她沒有專為自己生活,而是竭力謀求他人的幸福。當自己的需要得到滿足之後,她使別人也能分享她的財物。她有自己家中的掛慮和責任,但她沒有受到這些事情的纏累,而讓自己忽略了以利沙──也許還有其他很多人──的需要和方便。以利沙在旅途中經常期待著,當到達書念這個村莊時,那屬於他的休息和放鬆的愉快時辰。殷勤友愛的招待,能使地上的兒女預嘗一點天國的和平與友誼。

王下4:12

  你叫這書念婦人來。書念的婦人對以利沙仁心相待,以利沙也想投桃報李,但他怎樣做才能報答她對自己的恩德呢?她不需要物質上的好處,以利沙想給她某種她渴望的東西,一顆高尚的心靈不想只接受好處而不作報答。

王下4:13

  可以為你作什麼呢?這個問題是一個試驗性的問題,它可以清楚地顯示出書念婦人心中的實情。她到底是以先知的名而接待先知呢,還是懷有隱秘的動機另有所圖?

  向王……有所求。以利沙知道自己對宮廷王室有一定的影響,並且清楚自己掌握著全國最高的權力,或許他可以為書念的婦人向王提出一些要求也說不定。

  在我本鄉。這個回答傳遞出一種信息,即她完全滿足、一無所缺。她和她的親人平安度日,與鄉鄰和睦相處,她的朋友也沒有什麼亟待解決的事。這是一個平安幸福的群體,王或他的大臣都不能做什麼使他們更加幸福。

王下4:14

  究竟當為她作什麼呢?為一個感到十分幸福並且物質世界一無所缺的人做點事情,的確不太容易,但以利沙努力堅持要找出一點他可以為她服務的事情。

  她沒有兒子。沒有兒子被所有希伯來婦人視作一種非常的不幸和羞恥。(見創30:23;申7:13、14;撒上1:6、7、11;詩128:3、4;路1:25)

  她丈夫也老了。她當然渴望能有一個兒子,但她認為沒有希望了,因為自己的丈夫已經老了。

王下4:15

  在門口。她之所以就站在門口,也許是出於莊重和禮貌,因為對於她來說,進入以利沙的房間是不合適的。

王下4:16

  你必抱一個兒子。對於人來說不可能的事,在上帝看來都是可能的。如果她渴望一個兒子,那麼上帝就為她成就。以利沙應許她年內要抱一個兒子,著實超過了她最大的希望。

  不要那樣欺哄。意思是,不要將不可能實現的希望擺在我的面前,不要欺騙我。將這裡和亞伯拉罕、(創17:17)撒拉,(創18:12)以及撒迦利亞(路1:20)聽到得子應許時的懷疑和不信作一比較。

王下4:17

  到了那時候。耶和華的真先知決不以主的名說假預言,照著以利沙所預言的,到時候事情果然成就了。

王下4:19

  我的頭啊。這個孩子可能是中暑。收割是一項非常勞累的工作,同時都是在每年最熱的時候進行的。

王下4:20

  死了。在這個有罪的世界上,在每個人的人生旅途中,歡樂與悲傷,笑容和眼淚,生命與死亡,兩兩相距通常並不遙遠。書念婦人的兒子曾給這個家庭帶來了無限的歡樂,但他的死也使他們的心靈破碎。耶和華當年將這個童子賜給書念的婦人,但是現在死亡卻把他帶走了。

王下4:22

  叫一個僕人給我牽一匹驢來。現在正是繁忙的收割時節,這個大家庭中所有的人和牲畜都在田裡,但她要求馬上有一頭牲口和一個趕牲口的僕人。

  去見神人。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妻子,她將自己計畫的行程告訴了自己的丈夫,並說明很快就會回來,但她沒有解釋出門的原因。也許她認為,如果將自己出門去求先知,來使已經死去的兒子復活的意圖告訴丈夫,他會認為這趟旅程是沒用的,並會勸說她打消她的計畫。這件事涉及到信心,她決意將這個秘密嚴嚴地保守在她和上帝之間。

王下4:23

  不是月朔,也不是安息日。這兩個日子都是聖日,是獻祭和聚集敬拜的日子。(代下2:4;賽1:13;何2:11;摩8:5)很明顯,每當這樣的日子,人們都會按照慣例為了崇拜或宗教學習而聚集,接受屬靈的陶冶。如果現在是月朔或安息日,她去見先知的行為就不會被認為非常奇怪,但現在她的丈夫實在不能理解她的打算。

  平安無事。字面上是「平安」,這樣的回答是信心和希望的表現。孩子雖然死了,但她沒有讓自己陷入悲傷和絕望之中。如果先知能求上帝賜給她一個兒子,那麼現在先知也能求上帝讓他復活。然而情況通常是這樣,當我們將一件事交託上帝手中時,我們又不完全相信祂會給我們成就。事情的答案也許不是我們渴望的那樣,但是我們的心中能有平安,在祂的旨意前謙卑順服地下拜。

王下4:24

  不要遲慢。她催促僕人,不管她自己多麼不便,也要全速前進。全程將近16英里,道路並不好走,但她只有一個想法,就是儘早見到以利沙。

王下4:25

  看見她。先知的住所可能在一處高地上,他在那裡對下面山谷中大部分區域都一覽無餘,以利沙很遠就看見了那婦人,並且認出了她。

王下4:26

  迎接她。以利沙馬上知道一定有不好的事情發生,當她還沒有到跟前時,先知就差遣他的僕人去迎接她,可能要確定一下她來此的原因。

  平安。這次她的答案還是「平安」,她心靈的重擔只能向先知傾訴,而不能向他的僕人說。

王下4:27

  抱住神人的腳。每當遇到懇切要求的場合時,《聖經》中記載了很多次類似的行為。(太18:29;可7:25;路8:41;約11:32等)

  要推開她。冷漠的僕人沒有明白當時的情況,想粗魯地將她推到一邊。

  她心裡愁苦。以利沙馬上看出,有一種不可抑制的悲痛充滿了那婦人的心靈,他立即向她表達出關懷的同情來。上帝的真兒女,他們的心中充滿愛與同情,必然會為那些背負重擔之人所動,向他們發出憐憫,並像他們的主一樣渴望給他們安息。真正的愛是仁慈溫和的,會隨時回應那些需要幫助之人的呼求。

  向我隱瞞。有的時候上帝認為合適,祂就會向祂的僕人啟示有關一個人特別的情況,但並不總是這樣。先知也不可能知道所有的情況,啟示隨上帝的意思而定。先知不瞭解一個事件的全部情況,並不能證明他不是上帝的真先知。先知也是人,他們的知識和判斷和其他人一樣,都是有限度的。只有當上帝將特別的啟示和智慧給他們時,他們的話語才擁有權威。認為像在這種情況下先知應該瞭解全部事實的想法,是沒有根據的。

王下4:28

  我何嘗……求過兒子呢?當這位婦人傾吐自己心中憂傷苦痛之時,她並不是在責備先知。當初她並沒有要求這個兒子,這孩子是先知所應許的。但不論如何,她當初得到的這孩子,現在卻又失去了。對於這件事她沒有說太多的話,她不需要說太多,因為以利沙現在已經完全明白她心中的悲苦了,她的話已經揭示了她的痛苦和悲傷。她只知道這個她並未要求過的孩子死了,如果自己從未被允許嘗過這種愛,就不會這樣難過了。

王下4:29

  你束上腰。以利沙知道她因為急著趕來已然筋疲力盡了,返回的路對她來說是個考驗必將更加困難。先知沒有獨自前往,當他一聽到孩子死了,就差派自己的僕人帶著命令按步驟出發了。

  拿我的杖。杖是以利沙先知職任的標誌,就像摩西的手杖,(出4:17;出17:5、9;民20:8、9)象徵著上帝的大能與他同在,好使他能奉耶和華的名行神蹟。

  不要向他問安。僕人並非粗魯無禮,而是不能在路上耽擱時間。打招呼致敬在東方國家中很講究形式,會佔用很多時間。

王下4:30

  我必不離開你。這位婦人對以利沙比對他的僕人擁有更大的信心,她知道以利沙的身分和禱告的能力,她完全信賴他。耶和華能藉著以利沙一句請求的話,而使孩子從死裡復活。上帝可以選擇尊重先知的杖和他的僕人使孩子復活。但這個傷心欲絕的母親指望著耶和華通過祂的使者以利沙,彰顯祂的大能,因此耶和華重看她的信心,並按照她心所望的為她成就。

王下4:31

  沒有聲音,也沒有動靜。這些話暗示著,基哈西期待上帝能為以利沙的杖放在孩子身上這件事行神蹟。我們不知道孩子為什麼沒有復活,如果她有信心,耶和華可能會通過以利沙的杖和他的僕人基哈西為媒介,答應她的要求。或許因為基哈西身上的一些缺點,阻止耶和華使用他成為施行他大能神蹟的媒介。人們並不知道耶和華選擇或不選擇以某種方式行事的原因。

  還沒有醒過來。這並不代表孩子真是睡著了,因為孩子是在中午死在他媽媽的膝頭上的,(第20節)第32節也聲明他已經死了。死在《聖經》中經常被看作睡覺。(申31:16;王上2:10;但12:2;約11:11-14;徒13:36)

王下4:33

  祈禱。正是通過信心最真誠的禱告,才「有婦人得自己的死人復活」。(來11:35)

王下4:34

  伏在孩子身上。我們並不知道以利沙在孩子復活過程中,所採用的方式是什麼意思。他可能受到過上帝神聖的指示採取這種方式,或者是模仿以利亞的行為。(王上17:21)先知的身體可能實際溫暖了孩子冰涼的屍體,但這決不是孩子復活的原因。只有通過那起初就賜人生命的基督,這個孩子才能從死裡復活。這是一個神蹟,是只有上帝才能施行的神蹟。就像耶和華使這個孩子復活一樣,在基督復臨時,祂將使上帝所有現在仍睡在墳墓裡的忠心兒女全部復活。(賽26:19;約5:28、29;林前15:52;帖前4:16;啟1:18)

王下4:36

  將你兒子抱起來。當這個孩子活過來後,他的母親被叫進來抱走她的兒子。當年以利亞使寡婦的孩子從死裡復活後,他將孩子交在他母親的手裡,(王上17:23)同樣,當耶穌使拿因寡婦的兒子復活時,也是將他交還他的母親。(路7:15)耶穌的心同情每一位失去她們孩子的母親,在那喜樂的復活大日,那些睡在墳墓中的孩子將要醒起,天使要將其交在他們母親的懷抱裡。(《善惡之爭》第40章)

王下4:37

  俯伏於地。這位母親說了什麼話經上沒有記載,她的感恩已經不能用言語來形容了。在深深的感激中,她俯伏在先知的腳前,流著喜悅的熱淚,表達一位母親心中的感謝,因為自己的兒子失而又得、死而復生了。她對於上帝和他僕人的信心不是沒有功效的。

王下4:38

  到吉甲。見王下2:1的注釋。以利亞為先知學校的建立做了很多工作,在這些重要的訓練中心裡,青年人們可以獲得預備,預備為他們的同胞服務,度一種服事的人生。以利沙繼續這項工作,他經常訪問這些學校,給他們帶去必要的鼓勵和指導。

  有饑荒。古代的巴勒斯坦常有饑荒,給人們帶來痛苦,並常常伴隨著死亡。(見創12:10的注釋)

  坐在他面前。這裡提到的,很可能就是屬靈教育的場合。就像馬利亞坐在耶穌的腳前,這些年輕人也坐在以利沙的腳前,向他學習關於上帝的知識。這是很寶貴的時辰,聖靈與他們同在,教導每個青年信靠上帝。他們學著去欣賞珍視屬靈的事,過於他們日常的飲食。

  將大鍋放在火上。屬靈的食物很重要,但人的肉體也需要飲食。以利沙被觸動了,他從那些形銷骨立的學生身上,看到了這場蹂躪大地之饑荒的影響。他不僅掛念他們靈性的利益,同時也關心其肉體的需要。他命令將大鍋架上,好使所有的人都能吃飽。

王下4:39

  到田野。先知學校很可能都位於郊野地區,在那裡他們能有機會自己從地裡得吃的,並能受到一種農業上的訓練。(見《先祖與先知》第58章;《先知與君王》第18章)因為食物的匱乏,這些先知學校的學生不得不出去到田野中,找尋可以充饑的東西。

  野瓜藤。這裡提到的植物具體種類不明,有些人認為這是一種野生的黃瓜或葫蘆瓜,橢圓形,味苦,一旦誤食,會引起疼痛和劇烈的腹瀉。學生們可能將這些野瓜當作正常的黃瓜了,而後者曾被認為是上好的食物。(民11:5)在巴勒斯坦還發現一種叫做柯羅辛的藥西瓜,葉子很小,呈淺綠色,果實像檸檬,有毒。英文LXX版和拉丁文通行本,都認為這裡提到的植物是柯羅辛。

  他們不知道。事實上一個人即便是先知,他也不可能知道一切,人們也不能對他求全責備,將所有照料和預防危險的事都交給他。這個年輕人不知道他面前植物的性質,以至於使得鍋中有毒,威脅到那些和他一同吃飯之人的性命。

王下4:40

  有致死的毒物。很可能是那劇烈的苦味,一下提醒了他們食物有毒。在鍋中也許還煮有其它完全無毒的蔬菜,但那有毒的野瓜將其毒素散發到全鍋的食物中。罪惡是死亡的毒藥,它的毒性是會蔓延的。在日常生活中它千變萬化,隱伏在我們腳前,給我們帶來痛苦與禍患。唯一安全的辦法,是將所有發現的罪惡和錯誤全部清除淨盡,否則它的結果就是死亡。

王下4:41

  拿點麵來。麵粉是否對毒瓜有天然的解毒功效我們不得而知,很可能這和那次將鹽倒入耶利哥被污染的水,(王下2:20-22)具有類似的意義。麵粉是有益的,對那些食用的人來說,是生命和健康的來源。在先知的手中它變成了生命的象徵,消除了那些果實致人死地的邪惡作用。這裡有一個屬靈的教訓,基督的福音對於那些在死亡詛咒之下的人來說,就是生命的糧。死亡的果實罪人不論吃了多少吃了多久,福音都有能力醫治並使其恢復。罪惡所造成的破壞,聖靈都能修復,上帝對於任何形式的罪惡都有解藥。對於每一個願意得生命的人,基督永遠是生命之源。(約6:27、33、35)

王下4:42 

  巴力-沙利沙。關於這座城鎮的資訊不多,因此不能確定它的位置,它可能和沙利沙(見撒上9:14注釋)處於同一個區域。

  初熟的。根據摩西律法,一切初熟的果子都要獻給上帝,並歸給祭司。(民18:12、13;申18:4)此時一名忠心敬拜耶和華的人來到「神人」以利沙這裡,利未族的祭司在此之前,早已從北方以色列國撤走了,(代下11:13、14)因此以色列國中一些敬虔的人,將先知當作耶和華的代表,並將那按律法當歸給祭司的奉獻歸給他們。

  大麥。在巴勒斯坦,大麥通常被當作牲口的飼料,儘管人們認為它不如小麥,但有時也做成餅(士7:13;約6:9)給人吃。

  穗子。希伯來文karmel「果實」。這可能是穀子或其它類似的糧食作物。希伯來文翻譯為「莢」,在邊頁上為「小條」或「外殼」,經文中只在這裡出現過,它的意思不詳。一些人認為是「布袋」或「包裹」。

  給眾人。現在是缺乏的時候,甚至對先知和那些與他在一起的人也是一樣。人們缺衣少食,處在饑餓之中。以利沙沒有考慮自己,而是掛念他人的利益。基督也是這樣,當祂和祂的門徒在曠野,「見有許多的人,就憐憫他們。」(太14:14)黃昏到來之際,門徒們希望遣散他們讓他們去為自己尋找食物,但基督的話是,「不用他們去,你們給他們吃吧!」(太14:16)今天上帝的兒女,看到世界上那些疲倦饑餓的人群,上帝對他們的話仍然是,「把這些給眾人吃」。

王下4:43 

  僕人。希伯來文meshareth,一個僕人,但一般說來,他比`ebed這個常用詞表示的「僕人」地位要高,因此約書亞被稱為摩西的meshareth,(出24:13)天使被稱為mesharethim,「僕役」。(詩104:4)

  僕人用人的眼光看待這送來的出產,但以利沙卻用信心的眼睛,站在上帝那邊來看待這相同的禮物。對於僕人來說,先知的命令似乎是愚蠢和不可能實現的。二十個小小的大麥餅和一點點穗子,怎能滿足這一百個饑腸轆轆的人呢?西門彼得的兄弟安得烈所提出的問題,也具有同樣的精神,當耶穌要用五個大麥餅和兩條小魚來讓眾人吃飯時,他說,「只是分給這許多人,還算什麼呢?」(約6:9)今天,那些自認為是上帝兒女的人,由於他們的缺乏信心,眾人還在挨餓呢!

王下4:44

  正如。以利沙是受聖靈感動才說話的。一位先知奉主的名說話,就是在說主的話。上帝擁有無限的權能,祂的資源可以供應所有人的需要。祂的手一摸,就可以讓最缺乏的供應增加。正是上帝的能力,使得那些小餅不斷增加,直到滿足所有在場之人的需要。那位不知姓名的農夫,將初熟的果子帶來送給以利沙,就是將它們奉獻給了上帝,耶和華接受這樣的奉獻,並將祂的賜福放在其上。

  同樣,現今主也悅納並賜福我們獻上的禮物。無論在哪有工作要做,上帝的兒女切不可只看他們自己的不足,而要仰望上帝並祂無窮的供給。他們手中的那一點點東西,似乎完全不夠滿足缺乏之人的需要,但只要有上帝的賜福,他們所有的就會滿溢了。

  天地之間的距離比很多人想像的更近,上帝一直牽掛著祂地上有需要的兒女,並隨時準備供應他們的缺乏。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,沒有一個民族,有需要的人們不得到上帝持續的供應。每一處果園,每一片土地,都見證著上帝奇妙工作的能力和祂無限的大愛。

    上帝始終在工作,祂一直照料著地上那些軟弱的孩子們。上帝的愛和能力的表現方式也許不如以利沙時代那麼引人注目,但如果我們的眼睛能夠被打開,我們就會更清晰更深廣地認識到,祂一直在我們身邊,並且祂仍然以仁愛和憐憫,對待祂地上有需要的兒女。上帝忠心的兒女仍然為主獻上禮物,藉著祂的能力和賜福,他們微不足道的資源就會成倍增加,來滿足世上勞苦大眾肉體和屬靈雙方面的需要。今天的世界更需要的,是以利沙那樣的信心、勇氣、精神的力量、屬靈的眼光以及同情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