列王紀下第2章部分注釋

取自「天路在線」網站

王下2:1

        接以利亞升天。主已經把將要接以利亞升天的事實啟示給他了,但是以利亞不曉得這件事情,同時也啟示給了以利沙和其他的先知門徒。(見《先知與君王》第17章)以利亞被接升天這件事,發生在猶大的約蘭登基作王之後。(代下21:5、12)

  以利亞與以利沙……前往。字面上是「以利亞和以利沙一起走。」現在以利沙正在陪伴以利亞,從以利沙被召開始,似乎他一直在事奉以利亞,因為他「跟隨以利亞,服侍他。」(王上19:21)一個年輕的先知通常會為他的師傅做這些日常性的服務工作,比如說倒水在他的手上,(王下3:11),或像一個兒子對待他年邁父親那樣,行使所有仁慈的個人事奉的職責。

  吉甲。這裡提到的吉甲,可能不是位於約但河谷中靠近耶利哥城,以色列人走過約但河後紮營,同時約書亞在該地立起12塊石頭(書4:19、20)的那個吉甲。

  《聖經》注釋者們在這個名稱中指出了兩點不同之處:(1)所提到的三所中心先知學校的順序是:吉甲、伯特利、耶利哥。(王下2:1-4;參《先知與君王》第17章)(2)用「下到」這一短語,描述了從吉甲到伯特利的行程。(王下2:2)這個短語是從希伯來詞語yarad翻譯過來的,yarad的意思是下降,這個詞語是不可以用來正確形容從吉甲到伯特利之行程的,因為吉甲在約但河谷中,低於海平面213米,而伯特利的海拔是914.4米。

        靠近摩利的橡樹和示劍有一個地方名叫吉甲,(見創12:6;申11:30的注釋)這裡被確認就是一個名叫Jiljilia的村莊,位於撒瑪利亞的南部,在伯特利西北11.8千米處,有人說本處提到的吉甲就是這裡。實際上,Jiljilia和伯特利都處於巴勒斯坦中央山脈相同的高度上,但由於前者位於一個山崗上而後者不是,因此任何一個人,當他從Jiljilia出發往伯特利去的時候,都會認為自己是在向「下」走。

王下2:2

  在這裡等候。以利亞知道他在世的使命馬上就要結束了,對於以利沙來說,每一次讓他在此等候讓他的師傅獨自上路的請求,都是對他的信念和堅定的一種考驗。現在,他會轉離他的職責──就是他曾被呼召作為以利亞繼任者──而回到他家鄉田地的耕犁旁邊嗎?他會忠實並繼續進行那由以利亞發起的,如此高貴而又卓有成效的改革工作嗎?

  差我。在以利亞升天之前,他要再一次去拜訪那幾所先知學校,要去勸勉那些在主的事業中承擔責任之人,並加強他們的力量。我們還不清楚這個靠北的吉甲或那個挨近耶利哥城的,是否就是兩位先知曾經斥責過的崇拜偶像的中心。(何4:15;9:15;12:11;摩4:4;5:5)如果是前者,那麼這些重要的屬靈培訓中心裡的兩個,都位於偶像神龕的所在地,或是假神崇拜在全地建立得最穩固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 這兩所學校一所在吉甲,一所在伯特利,(見第1節的注釋)第三所位於耶利哥。這些學校裡受訓之青年的任務,是要在全國各地擔負起用上帝的真理教導百姓,並與亞哈和耶洗別大力支持之偶像崇拜的邪惡影響作戰。由於這些最真誠之團結的努力,為善的強大影響力逐漸發揮實效,偶像崇拜的風氣得到決定性的遏止。以色列被從她因邪惡似乎惡貫滿盈將要遭受毀滅的邊緣,一度被拯救了回來。

  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。這些真誠的話語以利沙連續說了三次,在吉甲、在伯特利、在耶利哥。它們顯示了以利沙的堅定信念,他不離棄自己所信靠的,而是在自己蒙召的工作上,繼續跟從他的師傅以利亞,直到最後一刻。年輕人被上帝呼召去跟從年邁的先知,從他那裡領受一種訓練,預備自己能夠擔負那即將要他獨立承擔的重大責任,只要服事的機會還繼續存在,以利沙就拒絕離棄他的師傅。

王下2:3

  先知門徒。僅僅數年之前,以利亞曾經堅信全以色列只剩下他一個人仍舊效忠上帝,但他後來得到了神聖的保證,在以色列國內,耶和華至少還有七千人未曾向巴力屈膝。(王上19:18)這些上帝的忠心兒女,大部分都與先知學校有關,他們正在培養一種能力,預備參加以利亞和以利沙蒙召從事的同一項改革的工作。這些學校因為以色列的背道,曾一度陷入荒廢,但後來又被以利亞重新建立。(《先知與君王》第17章)以利亞在全國各地都看到了人們忠於上帝的信心和勇氣,他的心因為這些學校實施之工作帶來的改變而歡喜快樂。

  你知道不知道?以利亞即將在那日變化升天的事實,不僅啟示給先知本人,同時也啟示了以利沙和其他的先知門徒。(見第1節的注釋)當上帝將啟示給一個人時,並不意味著祂不會將同樣的事啟示給別人。

  你的師傅。主耶和華在以色列全國施行的改革工作,其中處於領導地位的人就是以利亞,這是被大家普遍接受的觀點,先知學校的學生和以利沙都認識到了這一點。上帝通過祂所揀選的領袖,在地上開展並實現祂的工作。上帝的真子民能夠認出這些經過神聖指定的領袖,並跟從他們的領導而不會有嫉妒和非難。

  你們不要作聲。這是從希伯來詞語hecheshu翻譯過來的,它是一個模仿聲音的詞,傳遞出來的意思就像我們中文的「噓!」

王下2:4

  往耶利哥去。如果先前提到的吉甲是在撒瑪利亞的南部,那麼以利亞和以利沙從那裡出發,往東南方向走到伯特利,現在他們繼續向東南走前往耶利哥,耶利哥距離伯特利有20公里遠。

王下2:5

  先知門徒。耶和華開展工作的中心,通常都位於一些具有戰略意義的地方。在耶利哥建立先知學校並非出於偶然,耶利哥地處交通要道,是很多其它地方的旅行者穿行約但地區的必經之路。在耶利哥這個中轉站,他們可以停下來稍事歇息得到休整;在這裡他們還可以接觸到先知學校的門徒,從他們那裡得到關於信靠耶和華上帝之充滿希望的信息,而這種希望和平安的信息,是上帝渴望帶給世界各地所有的人的。

王下2:7

  五十人。這裡的數字在某種程度上,暗示著先知學校的規模。本節的用語暗示著這50人並不是學生的全部,而只是那些參加耶利哥先知學校之人的一部分。

  遠遠地站在(直譯為:站著觀望)。這些先知的門徒知道,以利亞將要離開他們被接到天上去了,現在這將是他們最後的機會,看一看他們所深愛的領袖。因此他們站在一個有利的位置,可能位於城後面陡峭的高坡上,在那裡他們可以縱覽約但河,及河岸上下數里之內所有發生的情況。

  在約但河邊。以利亞和以利沙注意到那「五十個人」站在他們自己選擇的地點後,二人走到了約但河邊,這裡是約但河距離耶利哥城最近的地點,大約有五英里。

王下2:8

  將自己的外衣。以利亞的外衣已經成為他先知職任的標記和象徵,他捲起外衣打約但河的水,就像摩西用他的杖擊打尼羅河水一樣,(出7:20)而其結果就是約但河水奇蹟般地分開,河底出現了一條道路,讓上帝的僕人可以走乾地過去。這件事情和以色列人出埃及時紅海分開,(出14:21)及約書亞時代約但河水停止流動,(書3:13-17)具有很明顯的相似之處。上帝用祂的大能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,進入應許之地,現在依然還是這位上帝與祂的百姓同在,隨時準備將祂和祂的權能,以及祂對自己百姓恒久不變的愛與照顧,在他們需要幫助的時候顯示出來。

王下2:9 

  求。當以利亞即將離開他忠心的僕人和他的學生之時,他給以利沙一項特權,使他可以要求任何他心中想要擁有的東西。以利沙可以要求世俗或物質的好處──財富、名譽、智慧、屬世的尊敬與榮耀,在世上的偉人之中佔有一席之地,或求與以利亞一生艱辛、缺乏迥然相異之富足的生活和安逸的享樂。但是他並沒有要求這些。他心中最渴望的,是擁有和以利亞相同的精神和力量,繼續進行他的前輩所開始的工作。想要做到這一點,他需要上帝聖靈相同的恩典和幫助。

  加倍地。以利沙的要求,使我們回想起了所羅門向上帝的請求。他沒有求取屬世的優勢、地位或利益,而是祈求得到一種充足的屬靈方面的力量,好使自己能夠正確地履行他所蒙召承擔的神聖責任。以利沙要求感動以利亞的靈,「加倍地」感動自己,他並不是要求雙倍於以利亞的能力。他並沒有要求擁有什麼超過那賜給老先知的東西,也沒有要求更高的地位,或比以利亞更大的本領。

        用在這裡的希伯來詞語,和用在申21:17是一樣的,它所表示的意思,是一位父親所分給他長子之產業的比例。因此以利沙的請求,僅僅是要這即將離去之老先知,把自己當作長子看待,並且使他能夠得到──與其他任何一位先知門徒所能得到之感動以利亞的靈相比──雙倍的感動。他所要求的是一種屬靈長子權利的認同,即他被當作老先知屬靈兒子們中間的長子,使他可以繼續進行由以利亞開創的工作。

王下2:10

  難得。這件事對於耶和華來說並不困難,但是要以利亞准許卻不容易,因為只有上帝才能選擇誰將繼承先知的職任。以利亞很清楚,選擇誰接續他被耶和華呼召所從事的工作,不在自己的權利範圍之內。正因為如此,在沒有得到神聖的啟示之前,他不可能隨便答應或拒絕這一要求。

  我被接去……的時候。「我……的時候」,在希伯來文中是不存在的,最後被省略掉。這句話的意思是「你若看見我被接去。」如果以利沙親眼見證以利亞變化升天,那麼他就知道上帝已經同意他的要求了。

王下2:11

  他們正走著。字面上是「他們正慢慢走著散步」。這句話的意思是他們時走時停,一邊散步一邊交談。我們不知道二人將要到什麼地方,可能他們正向一座山的山頂走去,這座山就坐落在摩西從死裡復活被接升天之地的附近。

  火車。「上帝的車輦」,很明顯指的是天使。(見詩68:17)天使是上帝的差役,「奉差遣為那將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」。(來1:14)這些天上的使者和神聖的媒介,(代理人)在人的視野裡和先知的異象中,經常以不同的形式形象出現。撒迦利亞看到過不同顏色的馬匹,(亞1:8)他們被稱為「奉耶和華差遣,在遍地走來走去的」(亞1:10)使者;他還看見車和馬,(亞6:1-3)這些被解釋為「天的四風,是從普天下的主面前出來的。」(亞6:5)以西結看見的「四活物」的形象,被描述為就像「燒著火炭」,他們的動作好像電光一閃。(結1:13、14)

  車馬在《聖經》中,通常作為上帝擊潰祂的仇敵、保護並拯救祂的百姓之能力、威嚴和榮耀的象徵。哈巴谷這樣形容上帝的能力:「祢乘在馬上,坐在得勝的車上」。(哈3:8)以賽亞描述耶和華的降臨,說祂降臨時「祂的車輦像旋風」。(賽66:15)當以利沙的一個僕人,因看到亞蘭的大軍並他們的兵馬戰車而驚恐萬分時,(王下6:14、15)以利沙禱告耶和華,求祂開這少年人的眼目,使他得以看見「滿山有火車火馬圍繞以利沙」。(王下6:17)

  以利亞是那些在末日未嘗死味、活著變化升天之聖徒的代表。登山變相時,彼得、雅各、約翰,預先看到了基督在祂的能力和榮耀中再來時的情形,(路9:28-32;見《歷代願望》第46章)以利亞代表的是主耶穌再來時得以變化的聖徒,而摩西所代表的,是那些從死裡復活隨從他們的救主升天的義人。

  乘旋風。一場威力強大的風暴,使得人們的思想,對於上帝可敬畏的莊嚴和能力,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「耶和華從旋風中回答約伯」,(伯38:1)這給了他一種關於上帝不可測度之智慧和能力的記憶。(另見賽66:15;鴻1:3)以利亞曾經從事了一場偉大的工作,並收到了光榮的回報。在孤獨和失望中,在痛苦和折磨下,在曠野裡,在高山上,無論身處何境,當君王和百姓都轉離而悖逆耶和華的時候,以利亞勇敢地承擔起為上帝作見證的艱難任務。但是上帝不會允許祂的僕人,死在那些尋索他性命之人的手中,也不會讓他一生飽受辛勞,在失望和責備之下鬱鬱而終。以利亞榮耀了上帝,上帝也使他得尊榮,沒有讓他下到墳墓裡去,而是直接將他帶到光輝而又安寧的天庭。

王下2:12

  以利沙看見。這樣就滿足了以利亞所定下的記號。(第10節)現在以利沙知道,他將得到他所求的、那感動以利亞雙倍的靈,並且在自己的前面,還有一份重要的工作在等待著他。

  我父啊。以利沙將年邁的先知以利亞當作自己屬靈的父親,作為兒子和繼任者,現在這個年輕的先知要承擔起上一輩的責任。以利亞開始的光輝事業,從今以後,就要由以利沙來繼續了。

  以色列的戰車。以利沙這些話,一方面是由於看到以利亞被接升天那令人感到敬畏的方式,不由自主地發出,同時也表現出他認識到,以色列真正的保障不在於屬世的力量,不在於軍隊、馬兵和戰車,而在於上帝的大能。僅一位奉上帝差遣來保護祂兒女的天使,都比世界上最強大的軍隊全部加起來還要有能力。

  不再。以利沙看見他的師傅被接往天上去了,但他這一走,以利沙就再也看不到他了。非到復活的大日,所有死了的義人從他們的墳墓裡出來的時候,以利沙就不得重見以利亞的面。這對那些看到耶穌被接升天的門徒們也是一樣,「有一朵雲彩把祂接去,便看不見祂了。」(徒1:9)儘管我們要與自己親愛的人暫時分離,在這個世界上不能再看見他們,但時候將到,我們將要重逢,到那個歡樂幸福的時辰,我們將永遠不再分開。

  把自己的衣服撕。撕裂衣服通常是悲傷和沮喪的標誌,(民14:6;撒下13:19;代下34:27;拉9:3;伯1:20;2:12)然而在這裡,與其說以利沙撕裂衣服是悲傷的表示,不如說他從今而後,不再需要他那件舊衣服更好──他將要穿上以利亞的那件外衣。(王下2:13)

王下2:13

  以利亞……的外衣。這件外衣是以利亞先知職責的標誌和徽號。當他從前呼召以利沙作他的繼承人時,他就將自己的外衣披在他身上。(王上19:19)現在這件外衣作為老先知的禮物留給了以利沙,暗示著他必須獨立承擔起以利亞長久從事之領導的責任。穿著這件象徵權力的外衣回到百姓那裡,以利沙就會被認可是以利亞的繼任者。

  約但河邊。約但河既是一道障礙又是一個機會。對一個普通人來說,它是一道天塹,但對於上帝的僕人來說,它又提供了一次展示上帝權能的機會。以利沙站在約但河邊,但他沒有等待太久。

王下2:14

  耶和華──以利亞的上帝在哪裡呢?這個問題似乎並不是一種疑慮或者沒有信心。以利沙用以利亞的外衣擊打河水,已經顯示出他是一個忠心並勇於行動的人。就像上帝的能力降在他的前輩身上一樣,現在以利沙相信這同樣的能力也必降在自己身上了。上帝曾為以利亞行過何等大事,現在以利沙期待上帝也為他成就。他的問題本質上很可能是一種禱告,呼求上帝彰顯祂的能力,而不是在質疑上帝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。

  以利沙就過來了。以利沙在信心中呼求上帝,耶和華就使他的信心得了尊榮。上帝曾為祂那些回應神聖呼召、憑著信心向前走的僕人們,行了很多恩典的神蹟。對於擁有信心和勇氣的人來說,困難就不再是阻礙而變成了機遇。

王下2:15 

  看見他。以利沙現在處於大家的關注之中了,耶利哥先知門徒們的目光都注視著他。如果他沒有成功,這些人會親眼看見他的失敗;但如果他成功了,他們也將見證他的成功,以利沙的信心將大得鼓舞。

  以利亞的靈。以利沙再次行了以利亞所行的神蹟並被人承認,同時證明上帝藉著老先知以利亞所行的,也會藉著他的繼承者而行。當身負屬靈重任的領袖必須停止他的工作,對蒙召成為他繼任者的人,上帝就會給予幫助和力量。上帝之工比任何人都偉大,它不會因一個人停止了他的工作就中斷,而是藉著繼任者接過前任的工作而得以延續,並且勝而又勝。那引導以利亞並加添力量的同一位,聖靈也要給他的繼任者以智慧和力量。這位忠實而勇敢地跟從他的主所行之路的年輕人,將要行出許多神蹟奇事。

  以利亞升天後,以利沙的行程:

  1.以利沙目擊了以利亞的升天。

  2.然後以利沙去耶利哥,在那裡他醫好了水。

  3.在上去伯特利的時候,以利沙被一些童子戲笑,這些童子被熊攻擊。

  4. 以利沙繼續上迦密。

  5. 以利沙接著到撒瑪利亞。

  6. 幾位急難中的王向以利沙求問,他們正面對一場經以東地前往攻打摩押的戰役。

  7. 以利沙藉著增加油來幫助一位先知的妻,大概是在一間先知學校行的神蹟。

  8. 在書念,以利沙被一對沒有孩子的夫婦接待,他們被賜予一個兒子。

  9. 當以利沙被請去復活那小孩時,他正在迦密。

  10. 在一家學校,以利沙治好了一鍋有毒的湯。

  11. 當乃縵前來求醫治時,以利沙正在撒瑪利亞。

  12. 造訪一家學校時,以利沙使斧頭漂上來。

  13. 在多坍,亞蘭軍尋找以利沙。

  14. 擊打亞蘭人使之眼目昏迷,以利沙領他們到了撒瑪利亞。一進了城裡,他就使他們重新得以看見,吩咐使他們吃飽,然後放他們回家。在此他預言圍困要結束。

  15. 以利沙去大馬色,預言哈薛要作王。

  16. 以利沙由先知學校差派一位少年人去膏耶戶作王。

  注解:數字6-17不代表這幾次是連續的行程,而是間斷的,肯定中間有未記載的部分。

王下2:16

  容他們去。這些先知學校的學生曾經看著以利亞和以利沙一同離開,現在他們只見到以利沙獨自回來,身上穿著以利亞的外衣。在此之前他們曾從耶和華得到啟示,知道以利亞將要被接升天離開他們,但很可能上帝沒有將以利亞被接走的具體方式啟示給他們,抑或是因為他們沒有被允許像以利沙那樣,清楚地見證以利亞升天的全過程。但是以利沙很可能已經將發生的事告訴他們,那應該是足夠的了。也許他們不能理解,或認為以利亞的肉身可能被放置在某個荒涼的高山,或是約但河流域某個孤寂的谷中。

王下2:17

  他們再三催促他。先知門徒一意堅持他們自己的觀點,他們不斷的催促,使得以利沙最終疲倦,以致不再拒絕他們的請求。堅持不懈在某些時候是一種珍貴的美德,但在有些情況下,就是軟弱和愚昧的表現了。堅持錯誤決不是明智和正確的。當以利沙將真實的情況告訴先知門徒之後,這些年輕人就應該接受並感到滿足了。

  說,「你們打發人去吧!」當一個人執意堅持自己的觀點,有的時候耶和華的先知甚至上帝自己,都不再對他說「不」了。並非出於情願,而是這些人堅決不聽自己的建議,無奈之下以利沙同意了他們的要求。以利沙明知他們將要失敗,但通過他們自己的考察,會使先知門徒有機會在這一事件中有所認識。他們最終會明白,之前接受以利沙告訴他們的事實,要比自己親自出去找要好得多了。

  沒有找著。這些學生苦苦找尋三天,唯一的發現就是自己的錯誤,和以利沙所說之言的正確。通向知識和智慧的道路,有簡易便捷的,也有困難曲折的。通常情況下,年輕人都是選擇那條困難曲折的道路去走,拒絕真實的見證,或與上帝先知的勸告反對,決不是明智和謹慎的選擇。

王下2:18

  我豈沒有告訴?當這群年輕人無功而返,回去見以利沙時,一定是滿面羞愧的。但經上告訴我們,他沒有責備他們,只是提醒他們他那被忽略的建議。

王下2:19

  耶利哥城的。這座城指的是耶利哥。在以利亞升天後,以利沙在耶利哥逗留了一段時間,先知學校中的一所就建立在這裡的一片綠洲中。

  美好。和周圍荒涼的環境相比,耶利哥所在的位置果真是美好的。它地處猶大的曠野,乾燥少雨,荒涼貧瘠,是一塊太陽炙烤下沒有生氣的不毛之地。在以色列人進迦南的時候,那給大地帶來生命的溪流,在這荒涼的山谷中保留了一片綠色的區域。在那裡有一叢叢的棕櫚樹和無花果樹,還有芳香的灌木和一片片麥田,耶利哥曾經是一個理想的居住地。

  水惡劣。耶利哥的水曾經是新鮮而有益健康的,後來被污染而敗壞了水質,其後果便是從前佳美富饒的山谷,成為現在荒涼不結果子了。看起來那對耶利哥的重建者所發的咒詛,(書6:26;王上16:34)也落到了土地上。

王下2:20

  裝鹽。以利沙要一個從來沒有使用過的新瓶和鹽,藉此使水重新純潔完全。之所以要用鹽,可能是因為它是最常用的防腐劑,可以防止腐壞。但是鹽本身並沒有使泉水潔淨的功勞,它只是一種潔淨的象徵,象徵從上帝而來的保持新鮮的力量,只有上帝才可以使泉水恢復從前有益健康生機勃勃的力量。

王下2:21 

  出到水源。以利沙將鹽倒進泉水,是在奉耶和華的名行事。通過這個象徵性的動作,先知在百姓面前展示了耶和華潔淨泉水的工作。如果想讓鹽起防腐的作用,必須使其與要保存或潔淨的東西緊密接觸並充分混合,因此當鹽被倒進水中時,它就會溶化並充滿被污染之水的每一部分。這表明那被比喻為鹽的信徒,(太5:13)必須和那些他想傳之福音的人,親自作私人的接觸。

  我治好了。在百姓心中,不能存留任何關於這水到底是如何治好之疑慮。這不是人的法術,而是上帝大能的神蹟。

王下2:22

  直到今日。那時恢復的效果一直存到了現在。泉水名叫`Ain es-Sultān,又被稱為以利沙泉,現在還為當地提供充足的用水。自從以利沙的神蹟之後,耶利哥的泉水世世代代不停地湧流,流淌出健康而維繫生命的清泉,使得那片地方在山谷中,成為一處青翠悅目美麗宜人的綠洲。上帝發慈悲願意醫治耶利哥的泉水,同樣祂也願意醫治那些靈性上有傷病之人的心靈和肉體。泉水可以恢復,以色列人如果接受上帝所選僕人的協助,也可得以恢復,就像耶利哥的泉水繼續湧流,給周圍地區帶來生命和福氣一樣,從以色列也可以流出屬靈生命和醫治的甘泉,給全世界的人們帶去和平與恩惠。

  罪惡的毒素依然在人的心裡發揮作用。在本應有愛和喜樂存在的世界上,仇恨和苦毒的洪水恣意湧流。世界各處都需要基督的福音和其醫治的大能,它們會以新的生命和能力,浸透並充滿人的心靈和生活。只有天上的生命進入人的心靈,才能阻擋墮落和腐敗的進程。基督來到世界,就是要使人的生命變得甘美,有一賜生命的河流從祂身上發源,給我們帶來純潔、恩典和屬靈的力量。被上帝之愛更新而變化的心靈,對於這個世界而言,就成了生命和喜樂、平安與美麗的河流。世界上什麼地方有這樣的河水流淌,什麼地方就變成更美好、更幸福、更適宜我們居住的家園。

        哪怕在失望和禍患的荒漠中,也會出現給人安慰令人喜悅的綠洲。基督今天仍是人的生命和恩光,祂的賜福,從那些被祂的愛和恩典感動而變化之人的心中,流向世界上所有的人。上帝的教會對於世界來說,就是一條滌蕩潔淨的泉水,使那些和上天失去聯絡之人的心靈恢復,使他們重得喜樂、公義與平安。

王下2:23

  上伯特利去。以利沙順著他不久前和以利亞來的那條路原路返回,現在老先知已經走了,那由他開啟的高尚事業還要有人繼續下去。那由撒母耳創立,而在舉國背道之後,由以利亞重建的先知學校,繼續發揮著為耶和華的工作培訓青年人的作用。在上帝的工作向前大舉推進時,以利亞和以利沙都看到了這些學校的重要性。人們不受到正確的訓練,改革的工作就會一直被阻礙沒有什麼進展。因此以利沙首要的工作,就是去加強和鼓勵這些學校,好使他們在將上帝公義的國建立於祂地上兒女之心中的偉大工作上,發揮有效的作用。

  戲笑他。以利沙是一位帶著和平信息的和平先知,他的工作就是要將生命和喜樂帶給以色列人。當他承擔這一重要的使命時,一群少年人竟從伯特利城裡出來取笑他,並嘲弄他作為上帝信使的工作。

  禿頭的上去吧。以利亞升天是一件很莊嚴很神聖的事情,上帝將他忠心的僕人接到自己身邊,沒有讓他經歷死亡。伯特利的少年人已經聽說了以利亞變化升天的事,但他們竟將這一神聖的事件當作辱駡和嘲弄的笑料。以利亞走了,現在他們又來侮辱以利沙,輕蔑地呼叫讓他也升天離開他們中間。這些人是被撒但激動的,撒但想通過這樣做,降低那所發生之神聖事件的影響,不讓它在全地的百姓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。以利沙一擔負起他的工作,撒但就試圖使上帝的計畫和旨意歸於無效。如果這些少年人嘲笑的行為不加注意而輕易放過,那麼上帝想通過以利沙成就的工作就要大大受阻,作惡的反倒獲得了勝利。這種情況下需要迅速而果斷的措施。

王下2:24

  咒詛他們。以利沙本性上是一個善良的人,但是在耶和華的工作上,仁慈也是要有限度的。上帝的聖名必須得到尊崇,祂神聖的作為堅決不能成為一群不敬虔之暴民嘲弄和取笑的話題。上帝的先知必須得到尊重,祂的權威必須維護。剛毅、果斷和堅決的行動,是上帝呼召在祂的工作中承擔領導責任之人的標誌。現在不是猶豫和軟弱的時候,在上天的感動下,以利沙轉過身來,對這些無恥粗魯的少年人發出了上帝的咒詛。

  撕裂……四十二個。接下來的刑罰來自於上帝。懲罰的嚴重性,是與當時事件的厲害關係成正比的。為了抑制離道反教之潮流的增長,為了告訴人們嘲笑上帝的工作、輕視上天指定的使者,是多麼的可怕,這一引人注目的事件是極其必要的。上帝的僕人應該得到尊重和敬畏,因為他們蒙召,是在以耶和華的名工作和說話。他們是上帝在這世界中的代表,不尊重他們就是不尊重上帝了。耶和華要人為他們對待他所揀選之代表的態度承擔責任。降在伯特利少年人身上之可怕的刑罰,顯示了嘲笑聖潔和不尊重上帝的使者是一件多麼嚴肅的事。

王下2:25

  上迦密山。在工作的開始,以利沙似乎要對全國作一個大致的調查。對那些以利亞曾經勞苦工作過,以及自己將要做工的關鍵地方查看一遍,在迦密山上留有神聖的記憶,以利亞的先知生涯在那裡取得了最光輝顯著的勝利,他經常在無可畏懼中揚起聲來,譴責國王和百姓的罪惡,呼籲他們離開罪惡,走在耶和華的道路上。這些工作並不是沒有效果的。當以利沙看到這些先前勝利的場景時,他無疑是想起了那些激動人心的日子,並且他重新被鼓舞,要全身心地投入到指定給他的使命中去,使百姓歸向上帝。從他隨後的工作來看,以利沙似乎是住在迦密山上。(4:23-25)

  回到撒瑪利亞。撒瑪利亞是北方以色列國的京城,現在以利沙取道返回這個重要的中心。不久之後,他要在地上的君王面前為上天作見證,他已經得到要傳給君王和百姓的亮光,就在這國家最重要的中心地帶,勇敢地承擔起自己的責任。